您的位置:主页 > 政策 >
政策

我与中国调味品协会一起成长——为纪念中国调味品协会成立20周年而作

作者:xin 来源:网络整理 日期:2019-12-29 10:32 人气:
导读:
我与中国调味品协会一起成长 ——为纪念中国调味品协会成立 20 周年而作 中国调味品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理事会总干事卫祥云 公元1995年,中国调味品协会(以下简称协会)在北京成立

我与中国调味品协会一起成长

——为纪念中国调味品协会成立20周年而作

中国调味品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理事会总干事卫祥云

公元1995年,中国调味品协会(以下简称协会)在北京成立。邓冶平(时任国内贸易部工业司副司长)被协会理事会推选为协会会长,我(时任国内贸易部工业司商业工业处处长)被协会理事会推选为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植龄、何济海(时任国内贸易部副部长)被协会理事会聘请担任名誉会长;当时的协会政协不分,工作人员以兼职为主,协会秘书处仅有三名专职人员,租用北京复兴门内大街45号东楼一间办公用房,注册资金只有10万元人民币,是由江苏恒顺集团等10余家公司捐助的。

1997年,邓冶平(时任国内贸易部工业司副司长)调任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担任党委书记,由我接替邓司长工作,协会工作的担子自然就落到我的肩膀上。

1998年,协会在北京召开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我(时任国家内贸局消费品流通司副司长)被协会理事会推选兼任协会会长,原商业部商办工业管理司商业工业处退休的窦炳义处长被推选为副会长兼秘书长。姜增伟、田元兰(时任国家内贸局副局长)被协会理事会聘请担任名誉会长。协会的法定代表人仍为邓冶平。

2000年,原国家内贸局在政府机构改革中撤销,我在机构改革中被分流到中国调味品协会工作,成为一名自食其力的社会中介组织从业人员。在2001年春节前后,我又回到了我大学毕业后工作报到的北京复兴门内大街45号东楼四层,全身心投入到中国调味品协会的工作之中。

当时的协会工作并不规范。一方面,国家对协会的管理没有章法,政策多变;一方面,协会工作难以吸引人才。我等分流到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大多是被动的,但事已至此,对于我个人来讲,则没有更好的选择余地,所以我就全身心的投入了。我当时只有一个信念,不管协会工作机制和体制怎么变,反正只有一起与协会成长才是我唯一正确的谋生之路。

2002年,邓冶平(时任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党委书记)受中国商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张庶平委托找我谈话,希望我担任协会的法定代表人。我当时表示:如果没有更合适的人担任此任,我可以出任协会法定代表人。

2003年,随着协会工作的逐步规范,第三届协会会员代表大会在福建武夷山召开。我被协会理事会推选为第三届协会会长,协会专职工作人员白燕被推选为秘书长。何济海(时任中国商业联合会会长)被协会理事会聘请担任名誉会长。在此期间,我曾出版了《调味品纵横谈》和《中国调味品产业发展研究》两本专著。

2008年,协会在我的倡导和力推下,率先进行理事会改革,由企业家出任协会会长,协会工作向职业化转变。在报请中国商业联合会、国资委和国家民政部批准后,协会当年在广西桂林召开了第四届会员代表大会,推选叶有伟(时任江苏恒集团董事长)为第四届协会会长,我被推选为常务副会长兼理事会总干事,白燕被推选为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何济海(时任中国商业联合会会长)被协会理事会聘请担任名誉会长。在此期间,我曾出版了《中国调味品产业发展再论》和《第三者生存-中国行业协会热点扫描》两本专著。值得一提的是,协会在本届任期购买了两间办公用房,成为协会迄今为止最大的固定资产,也是协会工作的物质基础之一。

2013年,协会第五届会员代表大会在甘肃敦煌召开。尹名年(时任江苏恒顺集团董事长)被协会理事会推选为第五届理事会会长。我被推选为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理事会总干事,白燕被推选为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商务部副部长房爱卿、中国商业联合会副会长田元兰和协会第四届会长叶有伟被协会理事会聘请担任名誉会长。2014年,由于尹名年工作变动,江苏恒顺集团董事长张玉宏接替尹名年继续担任协会第五届理事会会长。


需要说明的是,在协会工作期间,从2006年开始,中国商业联合会决定由我兼任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主任一职,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在该中心工作了8年。由于体制的原因和个人能力水平所限,工作结果难以令人满意,这是我之前没有预料到的。但我不会自艾自怨,悔不当初。只能在心里默默自勉:生活像诗须你作,命运如常随他去;我本有心向明月,岂能负气对夕阳。深感欣慰的是,在此工作期间,我通过多方努力完成了《改革的逻辑》、《国企改革新思路》和《产权的逻辑》等经济学专著。我深知如果没有协会和协会工作人员的支持与帮助,我的工作会遇到更大的困难。

标签: 协会 一起 20周年 调味品 纪念 我与 成立 成长 中国